老久久魔域那天血葬→巧抱着我站在雷鸣的领双处,霸刀不知道怎么也跑了,他招呼了我,我说:“刀刀,你怎么也来了?”他闷在那里不开腔,好半天才说:“他是谁?”我还没有说话,血葬→巧就说:“小子离我女人远点。”说着说着,他们就约到雷鸣外去打架,我真的不希望他们打架,可怎么说都没有用,霸刀M我说:“这一战他会为我打赢的,叫我去那里看。”我去了后,看见血葬→巧躺在那里,我转身就跑了,去火山打怪物,过了半个小时,血葬→巧M我说:“我输了,我以后再也不会和你说话了。”我当时很难过,霸刀在这时也发了消息过来,看的出他很兴奋,他说:“果果,我赢了,他说你是我老婆了。”我很生气的说:“我不是你老婆,别烦我,说不是就不是,都是因为你,我哥哥不理我了。

”霸刀:“对不起果果,我真的很爱你。”

私服我和他现在的处境我也相信能回到以前如果

自上次受到红玫刻意忽略他的打击后,艾瑞克(“滥情男”的游戏名字)心里一直憋着气,想他好歹在那区也是有威望的人(他自认为,红玫压根就觉得他是个滥情男),他就不明白了那个叫红玫的小号凭什么不把自己放眼里?

他这样想着,顿时心生一计——他要红玫拜倒在他的铠甲之下,然后又甩掉她,算是对她刻意忽略自己的惩罚。

此后,艾瑞克也不再送人花了,却依然见他在收花。他这个举动让曾被他送过花的女号都纷纷猜测:艾瑞克这是收花送谁呢?她们当然希望艾瑞克是送自己的,便一个个刻意去套近乎,陪他聊天,陪他去副本挂号什么的。

对于艾瑞克的这些动态,红玫一无所知。她本就不关注他,管他是谁呢,就算他是这区老大,她也照样不理,何况他也不是老大。于红玫眼中,他就是个仗着自己有那么点战,到处招摇泡妞的家伙。

红玫在作画的时候,依然会让自己的游戏号挂机在卡诺萨城可以眺望到大海的阳台上,就那样让游戏中的那个女子静静坐着,眺望着大海。似乎那个游戏的女子那样做了,红玫的心情也就真的会跟看见了大海一样舒畅。

这天,她刚做完画,收拾好画具,再来看游戏的时候,发现屏幕中间有个玫瑰组成的爱心。那个爱心里面提醒着她:艾瑞克送了她999的红玫瑰。

她突然觉得可笑,那个男的是没妞泡了么?居然把主意打到她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号身上?行,既然你爱送,那我倒要看看你能送多少!红玫在屏幕这边冷笑着。

“干嘛送我花?”这是红玫第一次跟艾瑞克说话。

一看到是红玫M了自己,艾瑞克先是惊喜,然后便是沾沾自喜:一点花就让你主动找我了,早知道应该早这么做。不过他却并没直接向红玫表露自己的心声,而是说道:“看你老一个人在那,之前也M你,你不回,便觉得你有趣呢。”“你错了,我是个很无趣的人。”红玫继续说着。

“既然你那么爱送,而且我也看出你是个很慷慨的人,那么能不能以后每天都送我10束999呢?你也可以拒绝。”红玫说得很直接。

看到红玫的话,艾瑞克一开始吓了一跳,这个女的也忒直接了吧?别的女的说喜欢花吧,也是说得很委婉,她倒好,要么就不说话,一说就这么直接。

“看来你也不是那么慷慨嘛,既然没料何必装呢?”红玫见艾瑞克没回复,故意激他。

“你才是装吧?装那么清高,却也是那么低俗。”艾瑞克反驳。

“清高是你对我的印象,在此之前我可没跟你说过一句话,没错,我喜欢红玫瑰,如果这是低俗的话,那么请你这个自认为清高的人淡出我的视线,以免我的低俗污染了你的世界。

”红玫原本是想捉弄艾瑞克,可是对于艾瑞克对自己说的话,她没想到自己竟会生气。

“不管你的要求是什么,我都会让满足你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当艾瑞克看到红玫的那番话后,竟然会有些惭愧,他突然觉得自己像个无赖,而红玫却像个公主一般。除此之外,他竟然对她有了一丝心疼。

“你的目的是什么?”红玫冷冷的问道。

“让你喜欢上我。”艾瑞克也直接起来。

“那么咱们拭目以待!”红玫说完这话,便合上了电脑屏幕。

超级变态久久魔域时至年末,众网游纷纷推出了精心筹划的“贺岁片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