约好了见面的地点,艾米其实有些紧张,她特地穿了双高跟鞋,因为她想那个女生应该会比自己高吧。这样,至少自己不用仰着头看她了。

去了约定的咖啡店,江小涵友好地招呼艾米坐下,艾米偷偷打量着她:大波浪卷发随意披散在肩膀两侧,高挑的身材,细长的腿,白皙的皮肤,那双眼睛似乎能滴出水来。

艾米突然有些后悔来赴约了,她不自觉地用手在座位上画着圈圈,以此来缓解自己内心的不安。

“你好,我叫艾米……”艾米鼓足勇气望向那张会让男人为之沉迷的脸。

“呵,我知道你叫艾米,你是苏耿游戏里的伴侣……”江小涵特意把游戏两个字咬得很重,亦像是对艾米身份的提醒。

“呵,或许吧……”艾米很讨厌那种所谓的争宠游戏,自己是什么身份,别人说了不算,苏耿说了才算。

“你知道苏耿父亲是谁吗?”江小涵突然问道。

“不知道。”艾米从不过问苏耿的家庭,只是苏耿曾告诉过她自己一直跟妈妈生活,父母离异。

对于艾米来说,苏耿的父母是谁,自己不想去了解,她只想跟苏耿在一起而已。

“他父亲是XX局的局长,先不说他的亲生父亲吧。你可能不知道,他妈妈最近跟别人结婚了,他的继父是XX书记,呵呵。”江小涵一边说着,一边盯着艾米的眼睛,似乎想从她的眼睛中看穿些什么。

“哦……”艾米继续喝着咖啡,对江小涵的话不以为然。

“所以你跟他根本就不可能,话我也不想说得太透彻,你最好放弃。

”江小涵优雅用手指的指尖怕打着桌布,如同一幅油画。

“呵呵,我说过,他若不离,我便不弃,况且我跟他之间也由不得你来说三道四的。我眼里除了他,其他人处于什么位置、是什么身份,我看不到。”艾米坚定地望着江小涵,那气势着实把江小涵吓了一跳。

“我只是想提醒你,好自为之。”江小涵说完这句后,便离开了。艾米望着她那杯没喝完的咖啡,不禁叹息:可惜了那杯咖啡,真浪费。

“好啊!你这小妮子,这种事情现在才告诉我哈!”依兰的声音依然那么尖,艾米不禁远离了一些。

“哎,你不知道那女的多嚣张,苏耿有背景,我祖宗在清朝也是官呢,哼!好歹我家在文革前也算是书香门第了。”艾米自我安慰着。

依兰无语望着艾米,眼中的疼惜显而易见,却不忘打击艾米:“祖宗?你都说是祖宗了,还是清朝的。能帮到你么?难道你要把他们从坟里挖出来?”听了依兰的话,艾米原本恢复点光泽的眼球一下子又黯淡了下去。她隐忍的将眼中最后一丝恐慌抹杀,对着依兰释然一笑:“依兰,你知道的,说实话我真的很恐慌,我多么希望他可以普通一点,不要与那些官商扯上一点关系。他的关系越深,我就越恐慌。

因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生,我不知道我们能冲破多少阻挠,我无法预料日后他是否还愿意跟我一起。”依兰轻轻地抱住艾米,这是她们之间的默契。依兰知道艾米很倔强,却又自尊心很强,她敢爱敢恨,却又怕伤害别人,她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体。

依靠在依兰的肩膀上,艾米心里凄然:那些理由就算加上“身不由己”的标签,也无法改变它们可以将心撕裂的无法复原的事实。